◎誰在清洗台灣人民的歷史記憶?◎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◎一中土石流 st1\00003a*{} table.MsoNormalTable {font-size:10.0pt;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}◎誰在清洗台灣人民的歷史記憶?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0/new/oct/27/today-s1.htm 馬英九總統在最近的治國週記稱:一九四五年的十月二十五日,當時日本的台灣總督安藤利吉 向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呈遞降書。他說:在抗戰八年當中,領導抗戰的是當時的國民政府,最後和日本人簽下和約的,也是我們中華民國政府,在民國三十四年受降 的,當然更是我們中華民國政府。馬英九這些話與史實頗有出入,他之所以作出如此論述,只是為了烘 室內裝潢托「中華民國收回台灣」的論調。 不久前,國共兩個中國黨,還在為誰領導抗日戰爭逞口舌之辯。不論是誰領導的,最諷刺的事實在於,國共兩個中國黨都刻意迴避:那場抗日戰爭既不是中國國民黨打勝的,也 不是中國共產黨打勝的。國共兩個中國黨,在長達八年的時間裡,都沒辦法把日軍趕出中國,卻為誰領導抗戰這碼子事爭辯不休,真是可笑之舉。所謂的八年抗戰得 以結束,端賴美國領導的盟軍節節進逼,最後在日本投下兩枚原子彈,才導致日本天皇投降。 此一事實,乃是解構馬英九「中華民國收回台灣」論述 的基礎。由於?酒店工作ㄛO被中國而是被美國為主的盟軍打敗的,日本投降的對象是聯合國最高統帥。之後,聯合國最高統帥第一號命令才規定:「在中華民國(東三省除 外)、台灣與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內之日本全部陸海空軍與輔助部隊,應向蔣委員長投降。」亦即,中國戰區統帥蔣委員長派員接受日軍投降,屬於受聯合國最 高統帥委託的軍事暫管性質,日軍並不是向中華民國政府投降,蔣委員長派員接受日軍投降,也不是出之以代表中華民國政府,而是代表盟軍統帥。 這 種受委託的軍事暫管行為,與主權移交毫無關聯,台灣也無所謂因此被中華民國收回一事。否則,越南北 票貼 緯十六度以北地區,也應該被中華民國收回,而由蘇聯方面受降的東三省,應該算是被蘇聯收回了。處理戰爭終了的「舊金山對日和約」,直到一九五二年才生效(國共都沒有參加)。該約僅規定,日本放棄台灣與澎湖群 島,並未規定台灣主權歸屬他國,按照國際法台灣主權自應屬於台灣人民。「舊金山對日和約」生效當天簽署的「中華民國與日本和約」,有關台灣與澎湖群島之規 定與前者完全一樣。 馬英九援用開羅宣言、波茨坦公告、日本降書,作為中華民國收回台灣的依據。其實,宣言、公告、降書只是戰爭一造的意思表 達,結束戰爭狀態所簽署的和約,其規定則須戰 房屋買賣爭兩造都同意。就此而言,「舊金山對日和約」才是唯一的依據,這是現代國際法的基本常識。國共兩個中國黨,為 了製造「台灣光復」的假象,刻意迴避「舊金山對日和約」的重要性與決定性。他們這種心態正好凸顯,國共兩個中國黨都不遵守國際文明準則,只想以自己的主觀 欲望,來取代國際社會的集體共識。如今,所謂台灣屬於中國的主張,往往招致國際社會的質疑或反對,便是這種認知落差的寫照。 馬英九在治國週記稱:要滅亡一個國家,就要先滅亡它的歷史。不知馬英九有沒有想到,他兩年多來的許多作為,就是企圖滅亡台灣的歷史。以八年抗戰為例,當時台灣與中國屬於 戰爭的兩造,但國民黨政 借貸權流亡台灣,直到現在的馬政府,不斷地用「民族聖戰」的大中華主義,來清洗台灣人民的歷史記憶。一旦台灣的歷史遭到改寫,主體性遭 到侵蝕,台灣人民的國家認同也就失去根基了。馬政府急於修改歷史課綱,就是要為「光復台灣、連結中國」作準備的。所以,從二次大戰終戰,到國民黨政權流亡 台灣,這一段歷史轉折的真相,台灣人民一定要有準確的掌握。 ◎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0/new/oct/27/today-f2.htm 如果二○一二年馬英九連任,「中華民國」何去何從?許多人擔心,台灣只怕連個「隔江猶唱後庭花」的「中華台北觀察國」都守不住,成為「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」的幻 系統傢俱滅之國。蔣介石當年有個寶島可以轉進,馬英九要轉進何處?中國湖南?中國香港?難道他可以拿著綠卡投奔美國? 最近馬先生為了一篇「政治對話」的專訪,槓上美聯社。有趣的是,馬爭辯的重點,竟是連任後將與中國政治談判的訪談內容,「是他們問的,不是我說的」。 台灣人的記憶力應該是不錯的,馬英九說過他不會總統兼任黨主席,他化成灰都是台灣人,結果呢?誰是現任國民黨主席,誰的中國情結超宇宙。馬總統強調他在美聯社專訪中「沒有說過」政治談判,情節是多麼的輕微呀! 美聯社事件未了,第廿三屆東京影展的中國代表團,明目張膽地打壓台灣,惡劣行徑猶如土豪劣紳強逼民女「就範」。幸虧台灣還有知廉知恥的官員,力抗強權 賣房子,沒有「外交休兵」,保留一點已經受傷的顏面。 中國對台統戰,有其「一條鞭」的思維與步驟,以商逼政走到了一個環口,許多台灣人也麻痺地習慣於「一國兩制」。諸如「你們還想不想進大陸市場」、「台灣代表團是中國代表團的一部分」的場景與粗口,未來將更常見。 令人憂心的是,馬英九任憑中國喝斥,毫無作為,只因他不當中國的「麻煩製造者」。要是馬連任的話,那還得了! ◎一中土石流--陳杉榮,資深新聞工作者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0/new/oct/27/today-f1.htm 搬石頭砸腳,腳毀人傷,何況搬土石流埋自己?馬英九政府承認「一個中國」,不但搬石頭砸腳,根本就是搬土石流埋自己,一旦承認「一個中國」,不盡落石滾滾來,一中 信用貸款土石流將淹沒台灣。 東京影展發生的「江平事件」,就是「一個中國」土石流的「落石」之一,狠狠砸在台灣身上! 中國代表團長江平張牙舞爪的踐踏台灣,要求台灣團附屬於中國團,台灣代表團長陳志寬不堪受辱而反擊,表明不接受江平的鴨霸要求。 這場兩岸交手中,江平蠻橫無理、氣焰囂張,陳志寬則理直堅定、氣卻不夠壯,背後的原因就是江平打著「一個中國」旗號,而馬政府承認「一個中國」,使得我方氣勢先矮人一截,受欺後也只能哽咽訴委屈。 總統府、吳揆對江平事件,批判都只鎖定江平個人、把事件視為個案,但這種「委屈自限」的鋸箭法,卻連「箭」都鋸不了,馬政府期待中國方面打江平兩下屁股就算交代了事,但目前中國連這種表示都看不見。 何況,當今中國像江平這 設計裝潢種對台灣耍流氓,又紅又專、政治無限上綱的極端派痞子不少。換句話說,藉打壓台灣,挑起民族主義情緒,以在中國爆紅的「江平們」還很多,江平事件不會是單一事件。 馬英九政府接受「一個中國」的後患無窮,「江平事件」只是「一個中國土石流」沖向台灣的一塊石頭而已。台灣若不能棄馬、棄一中,最終就是被一中土石流淹沒、埋葬的悲慘終局! 馬英九與中國進行政治對話,程序會比想像中簡單,速度會比想像中更快。只要將「大陸地區」修正為「祖國大陸」,憲法的「統一前」改成「中國特區」,「一個中國」的結兒不就解開了!「捍衛中華民國」,留給新黨夢中追憶吧!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酒肉朋友  .
創作者介紹

健康環保

kxowuamnrzq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